义乌新闻网>>文学副刊

童年的太阳花

0
2015-05-24 10:59  字号: | 打印 | 关闭

  童年在乡间度过,见过高的花有木槿花、桃花、梨花,矮的有雏菊、月季,以及各种菜花。当我看到盆养的太阳花时,乡间所有花的美好形象都隐匿在幕后了。

  这盆太阳花是小伙伴勇生从县城带回来的。太阳花安详地长在娇小的瓷器花盆里。瓷器花盆精致小巧,花盆的四周竟然墨画了一簇簇兰花,兰花与花盆里的太阳花一下一上,一静一动,一绿一红,它们身骨相依,暗香浮动。

  勇生,还有勇生的外甥小青以及我都爱上这盆娇艳的太阳花。勇生说,太阳花一见到太阳就开花,太阳一落山,花就收缩并悄悄凋零。我惊异太阳花的神奇,也惊叹太阳花与太阳的美好情谊,它们身影相随,不离不弃,或许这就是太阳花吧,执著得略显固执。

  想想,那时我也是勇生的“太阳花”。我喜欢围绕着勇生转,同样是身影相随,情深谊浓。勇生家盖有两层小洋楼,小洋楼干净清爽,地板上都能睡人,比起我家凹凸不平的土坷垃地板,勇生家的楼板让人睡得舒坦。特别是夏天,玩累了,玩困了,我索性就睡在他家的楼板上。

  勇生家小洋楼上还有一个书柜,书柜里有许多杂志和报纸。特别是排得整整齐齐的《辽宁青年》和《语文报》,让我爱不释手。和勇生嬉戏后,我会悠闲地从书架中抽出一本书,津津有味地读起来。下午,去放牛的时候,勇生也会慷慨地把书借我。于是,田塍上,村人会发现一个牧童不像其他的牧童,成群结队玩耍、惹是生非,而是静静地,独自捧着书阅读。

  珍贵的太阳花放置在二楼最向阳的栏杆上,我们每天都围绕着太阳花转。太阳花成了太阳,我们成了花。

  每天,天还是蒙蒙亮时,我们就心急火燎地从地板上爬起,静静守候在太阳花的身边。带着晨露的花骨朵像一枚枚浓缩的鸡心,灿红灿红。松针形嫩叶绿中透黄,饱满的汁液像要随时喷射出来。待太阳一升,花骨朵就在倏忽间全部绽放,花盆成了花海。我们站在花盆边欢呼雀跃,心想,太阳花真是花中的仙子啊,乡间那些弥漫土腥味的花怎能和它相比?我们每天记录下开花的数量。我们殷勤地浇水施肥。我们也提防着其他小朋友来搞破坏。我们舍弃其他无聊的游戏了。我们每天侍奉在太阳花身边,争做护花使者。太阳花的红艳映红了我们的笑脸,太阳花的芬香沐浴了我们的心脾。我们为日益增多的太阳花欢呼,我们为暗夜凋零的太阳花神伤。

  一天清晨,当我们急急忙忙地去看望太阳花时,我们都傻眼了:一枚枚花骨朵耷拉在花盆里,嫩枝横陈,残红狼藉。谁狠心糟蹋仙子般的太阳花?我们想,晚间是没有人能进门登楼的。那会是谁呢?晚上睡在小洋楼的小孩只有勇生,小青以及我。

  勇生用眼睛望着我,说,肯定是老鼠。我愤怒地咒骂,肯定是该死的老鼠咬断的。

  小青说,那当然了,而且是只大老鼠,我要是现场抓到它,一定要揍死它。

  勇生和小青开始收拾盆里外的残枝败叶。我趁着母亲呼唤我吃早饭的时候回家了。

  后来,我再也没有回过勇生家的小洋楼。但我还是记挂着那盆美丽的太阳花,念想着太阳花带给我的欢愉童年。

  

 

来源 作者 刘会然 编辑 楼杭娟
相关阅读
>> 义乌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按照全省网络媒体于2002年签署的《浙江省网络媒体自律公约》,义乌新闻网(义乌商报)与全省网络媒体实行信息共享,任何单位和个人复制或转载本网新闻、信息均须得到版权人的授权。